五问建龙微纳IPO:毛利率畸高 为何同一年净利润数据两份文件相差逾3千万 - 股市新闻 - 宣城新闻网
欢迎访问宣城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股市 > 新闻正文

五问建龙微纳IPO:毛利率畸高 为何同一年净利润数据两份文件相差逾3千万

时间: 2019-10-16 10:01:30 | 来源: 新浪新闻 | 阅读:

【五问建龙微纳IPO:毛利率畸高 为何同一年净利润数据两份文件相差逾3千万】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日前发布公告,洛阳建龙微纳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将于10月16日接受上市委审核。(中国网财经)

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日前发布公告,洛阳建龙微纳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龙微纳”)将于10月16日接受上市委审核。

此次上市,建龙微纳计划在科创板发行数量不超过 1446 万股新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 25%,计划募资36399.3万元,投入吸附材料产业园项目(三期)、技术创新中心建设项目、年产富氧分子筛 4500 吨项目等。建龙微纳此次IPO的保荐机构为中天国富证券。

公开资料显示,建龙微纳主要从事无机非金属多孔晶体材料分子筛吸附剂相关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及技术服务的业务,主要产品为分子筛原粉、分子筛活化粉和成型分子筛三大类。

2016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建龙微纳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000.9万元、24448.23万元、37821.33万元和21614.49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039.57万元、-1018.82万元和4707.25万元和4953.82万元。

在谈及2017年的亏损业绩时,建龙微纳表示,公司作为担保方,为海龙精铸代偿银行债务3262万元所导致。值得注意的,目前海龙精铸经营较为困难,仅向建龙微纳归还了109万元。建龙微纳表示,上述代偿余款存在不能收回风险。不过,建龙微纳目前其对外担保责任已全部解除。

除了海龙精铸外,建龙微纳报告期内还为其他3家企业进行了担保,2018年对光明高科承兑汇票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金额有2300万元,为洛北重工银行贷款提供连带保证责任的金额有2500万元,而为洛染股份担保的银行贷款金额则高达3800万元。

负债率畸高,是雪山实业的17倍

建龙微纳虽然“热衷”为他人做担保,但自身的资金状况并不太乐观。高频高额作担保的背后,是其差劲的现金流状况。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建龙微纳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996.58万元、5444.84万元、7469.09万元和3193.65万元。2016年-2018年各期末和2019年6月30日,建龙微纳资产负债率分别为 88.48%、91.43%、64.42%和 55.21%,远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上海恒业和雪山实业。以2018年为例,上海恒业和雪山实业的资产负债率为35.23%和3.72%,同期建龙微纳的资产负债率分别是上述两家的1.8倍和17.3倍。

对公司2018年期末与2019年6月30日资产负债率下降幅度较大的原因,建龙微纳表示,主要是2018年公司进行了两次股权融资,合计募集资金 12588.24 万元,归还了部分银行贷款。

建龙微纳还在招股书中表示,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公司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余额合计为 14916万元。为该等借款,公司已抵押了机器设备、房屋土地累计账面价值为 26376.76 万元,公司净资产为 26500.97 万元,净资产的抵押比例为 99.53%,若上述资产被行使抵押权,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造成较大影响。

毛利率近40%,媒体称其“踩高跷”

资金情况太不乐观的建龙微纳,招股书披露的多个财务数据也引发了媒体的质疑。

以毛利率为例,2016年-2018年和2019年1-6 月,建龙微纳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9.33%、31.92%、34.89%和38.11%,而同期上海恒业毛利率分别为26.12%、27.02%、21.21%和20.74%,雪山实业分别为21.99%、24.39%、22.81%和19.29%。

证券市场红周刊报道称,报告期内,上海恒业和雪山实业的平均毛利率分别为24.06%、25.71%、22.01%和20.01%。其中2016年建龙微纳毛利率超出行业均值12%以上,2018年更是超出行业均值15%以上,而即便在2017年建龙微纳毛利率出现下降、业绩出现亏损情况下,毛利率仍比同行业高出6%以上。很显然,建龙微纳“踩高跷”的毛利率是并不正常的。

如果毛利率异常,其财务数据勾稽关系也会出现问题。招股书披露,建龙微纳的主要产品分为成型分子筛、分子筛原粉和分子筛活化粉,其中成型分子筛和分子筛原粉为其贡献了90%以上的收入,分子筛活化粉则为其贡献了4%到6%的收入,而其他报告活性氧化铝在内非主要产品每年贡献的收入数百万元。招股说明书还披露了建龙微纳主要产品的产量、销量、自用量、主要产品的销售均价等数据,结合其毛利率不难核算出其产品的成本价。结合其新增库存商品数量和成本价即可推断出该公司每年新增库存商品的金额。

经过核算,公司主要产品在报告期内不但没有新增,反而每年都有所减少。

然而,从其披露的存货情况看,却与核算结果是有所出入的。以2018年为例,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存货构成情况,2018年该公司存货中库存商品的期初金额为2100.66万元,期末金额则为3205.91万元,这也就意味着该公司当年的库存商品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1100余万元。该公司除了主要产品外,还有少量活性氧化铝等产品出售,然而这些产品2018年的总销售额加起来也不过900余万元,不应该出现上千万元的存货新增。

直接材料虚减?成本数据真实性遭质疑

证券市场红周刊还在报道中指出,建龙微纳成本中的直接材料成本也不太正常。

建龙微纳生产所需的原材料包括氢氧化钠、固体纯碱硅酸钠、锂盐、氢氧化铝等化学材料,能源主要包括电力、天然气及蒸汽。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8年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材料和电力的含税金额为10879.43万元,占到采购总额的35.03%,意味着其当年的含税采购总额为31057.47万元。当年其能源类含税采购金额为5964.41万元,由此推算出含税原材料采购理论上应该为25093.06万元。由于从2018年5月份开始,我国相关产品增值税的税率从17%调至16%,即使们仍然按照较高的17%税率扣减,其不含税的原材料采购金额也高达21447.06万元。

对于一家生产型企业来说,原材料完成采购后,经过生产、销售等环节后,结余部分期末会结转到存货。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存货数据,2018年存货期初金额为4945.21万元,期末金额为6113.77万元,也即当年其存货新增金额为1168.56万元。由于新增的存货中除了材料成本和燃料动力成本外,还包含了部分人工成本、制造费用等项目,这就意味着相比21447.06万元的原材料采购金额,扣除期末存货新增金额后,其当年主营业务成本中的直接材料成本理论上应超过20278.50万元才合理,可事实上,根据公司披露的主营业务成本构成情况,2018年其直接材料成本金额仅有17124.45万元,显然这相比核算的结果存在了3154.05万元的差异。如果其他相关数据均是真实的话,则意味着公司2018年可能至少存在3154.05万元的直接材料成本虚减。

此外,建龙微纳2017年的直接材料成本也存在虚减的嫌疑。2017年,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采购原材料和能源的含税金额为8178.73万元,占到采购总额的41.73%,由此推算出当年含税采购总额应该为19599.16万元。扣除我们上文中提到的4418.79万元的能源含税采购,则其原材料含税采购金额为15180.37万元,再扣除17%的增值税,则当年该公司不含税的原材料采购金额理论上应该为12974.68万元。

存货方面,2017年存货期初金额为4610.48万元,期末金额则为4945.21万元,因此存货新增金额为334.73万元。扣除期末结余的存货金额后,该公司2017年理论上的直接材料成本应该超过12639.95万元才对,可实际上根据其披露的主营业务成本数据,当期的直接材料成本仅为11117.41万元,显然,两者之间相差了1522.54万元。

介于其2017年和2018年的直接材料成本均小于核算成本,由此就令人怀疑该公司在材料成本方面存在虚减的可能。结合其可能存在虚减能源成本的怀疑来看,建龙微纳披露的成本数据的真实性就值得商榷了。

财务造假?招股书与年报多处数据不一致

由于建龙微纳此前曾在新三板市场挂牌,中国网财经记者将其科创板招股书与挂牌新三板期间的年报数据对比,发现多处数据不一致。

建龙微纳此前的年报显示,2016年和2017年的营收分别为12843万元和24553万元;而科创板招股书的相关数据分别为13001万元和24448万元。

净利润方面,年报显示,建龙微纳2016年和2017年分别为1022万元和2054万元;而招股书中,2016年净利润变为1040万元,比年报数据多出18万元,2017年净利润则由盈转亏,变为-1019万元,与年报数据相差3072万元。

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方面,招股书披露的2016年和2017年的两项合计金额分别为2789万元和4478万元;而年报中这两项合计金额却分别为2663万元和4464万元,前者相比后者分别多出了126万元和15万元。

存货方面,招股书中2016年和2017年存货金额分别为4610万元和4945万元;而年报中却分别为4672万元和4958万元,前者比后者分别少了62万元和13万元。

应交税费方面,招股书中2016年和2017年应交税费分别为42万元和353万元;而年报中变为81万元和470万元,尤其在2017年中,应缴税款调增了117万元之多。

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方面,招股书中20 16和2017年分别为7544万元和13702万元;年报中则为7425万元和13728万元。

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方面,招股书中2016年为6107万元;而年报中只有3275万元,变动了2832万元。

此外,递延所得税资产、预付款项、资产、收到的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等财务数据均有不同程度的变化。

重营销轻研发?研发人员平均月薪不足7千元

作为一家科创板企业拟上市企业,建龙微纳的科创含金量如何?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建龙微纳研发费用分别为606.14万元、802.23万元、1241.02万元和697.83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的4.66%、3.28%、3.28%和3.23%。而同期上海恒业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02%、4.48%、3.59%和3.48%,雪山实业则分别为5.66%、5.33%、5.22%和5.23%。

从员工构成情况来看,截至2018年年末,建龙微纳443名员工中技术人员仅有68人,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仅为15.35%。除了技术人员占比低的问题,建龙微纳技术人员的教育水平也令人担忧。据披露,公司本科以上人员数量仅有53人,占总员工人数的比例的11.96%,这意味着68名技术人员中,至少有15名很多技术人员的学历是大专或大专以下。

员工薪酬方面,建龙微纳的数据也不尽如人意。据了解,2018年建龙微纳共有研发人员42名,当年用在研发人员上的薪酬金额为329.17万元,人均年薪为7.83万元,平均到每月的薪资为6525元。相比之下,2018年公司销售人员的平均年薪为23.49万元,是研发人员薪酬的3倍。

业内人士分析称,研发人员的待遇如此低,或许是因为公司并不担心核心技术泄露和研发人员流失的风险,建龙微纳的这种情况很可能说明,要么是公司核心技术非常集中,也就是说公司的技术含量只靠一两个人来支撑;要么就是企业根本没有所谓的核心技术。

此外,针对建龙微纳主营的分子筛产品,有媒体在报道中指出,目前国内对分子筛的科研与国际水平相当,分子筛研究门槛并不高。

据财联社报道,青岛某化工类高校从事分子筛科研工作的李先生介绍,分子筛在工业上应用广泛,有的产品可以重复利用,对环境污染也小。李先生在实验室做分子筛原粉的合成,在他看来,分子筛产品只需要原料和配方、制作工艺等技术支持以及人员操作,对于科研人员来说感觉没什么技术含量。

“分子筛种类有二三百种,无论是材料的合成到材料的应用,咱们国家做得都挺好。”在某综合性大学负责化学教学及分子筛研究的副教授杨女士表示,国内对分子筛的研究,基本上没有落后于国际。当然,并不是每个类型的分子筛已经完成从实验室合成到工业应用的打通,这点国内外一样。

招股书显示,建龙微纳已拥有11项授权发明专利,2项授权实用新型专利。其中,“一种Li-LSX分子筛的制备方法”、“一种小晶粒A型分子筛原粉的制备方法”、“一种中硅X分子筛MSX原粉的制备方法”等发明专利已经实现产业化。

杨女士介绍,这些专利名称中的制备方法就是分子筛的配方、制作工艺,和实验室里科研做的合成配方是一回事。根据分子筛构型不同,配方的制备周期在几天到一二十天不等。“分子筛研究在国内高校都有,研究的门槛并不高。”不过杨女士坦言,实验室合成不难,开发成工业应用就需要看具体情况了。

李先生表示,山东当地分子筛厂家多,根据具体用途和工艺水平,产品价格不等,比如某同一类型的产品最贵五六万一吨、最便宜的五六块一千克,进口的会贵一些。就李先生个人判断,分子筛行业还可以稳健发展几十年,毕竟现在技术储备没什么问题,就看具体的工业应用发展了。

(文章来源:中国网财经)

(原标题:五问建龙微纳IPO:毛利率畸高 为何同一年净利润数据两份文件相差逾3千万)

(责任编辑:DF515)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新闻标题: 五问建龙微纳IPO:毛利率畸高 为何同一年净利润数据两份文件相差逾3千万
新闻地址: http://www.zsgcw.com/gushi/18173.html
新闻标签:毛利率  净利润  两份
Top